巖流島之戰

2016年個人的報酬率是-0.04%。回首以往,2013年的報酬率是55%,2014年是42%,2015年是33%。2013年不用說,以第一年的成績來說我已經相當滿意了;2014年年中我其實已經到達50%,但後半年犯了一個大錯以至於沒辦法超越前一年,雖然可惜,但情有可原;2015年則是遇到了投資生涯以來的最大殺盤,加上隱性失誤漏掉了3家黃金股票,最終能賺錢還有33%已經令人欣慰。而2016年沒有殺盤,我的報酬率只有-0.04%,應該犯了很大的錯誤吧.....其實沒有,我沒有像2014年腦充血重壓一家股票,也沒有像2015年漏掉該把握的黃金股票,一定要說個原因的話,就是我遇到了佐佐木小次郎。

 

傳說宮本武藏是個名滿天下的劍客,開創二刀流,天下無雙.....

宮本武藏.jpg

 

自從開始學投資,我陸陸續續看了很多投資高手的書,巴菲特、彼得林區、是川銀藏、查理孟格、科斯托蘭尼、李佛摩、索羅斯 、郭恭克、黃國華、孫慶龍 、亞歷山大...等等,這幾年著實看了不少,應該把所有知名的投資家都看得差不多了。印象中是2年前吧,我看過一本很特別的股票投資書,作者名字叫蘇松泙,為什麼說特別呢,因為書中的方法我完全看不懂,如果是我智商低也就算了,不過我做了2016版智商測試,分數有達176,應該不算笨才是,只是這位投資高手的方法實在是太奇筢了,超越我用邏輯思考能理解的範圍。雖然如此,我對於書中的兩個片段倒是印象深刻:一個35億的故事和作者的一段操作心得。35億的故事大概是作者在券商VIP室認識了一位大咖投資客,他不停錢滾錢神乎其技的滾到了整整35億,但後來一瞬間就把35億虧完並且還負債,結局是他精神崩潰自殺身亡。我常常在想,在他錢滾錢到35億之前,所有人都會稱他為股神吧,就如那些雜誌週刊中的故事一樣,在那個片刻他們都是成功的,但後來呢?有雜誌週刊去追蹤那些故事的後續嗎?如果他們只是運氣好賺到錢呢?他們的方法真的經得起長時間的考驗嗎?有沒有一段話能說出這個故事的精隨呢.....

 

另外一個印象深刻的點是作者說他在大盤9000點以上做股票,好像是宮本武藏打小次郎一樣,非常難打。作者自比為宮本武藏,已經是天下無雙的等級,但遇到天才小次郎卻還是沒有必勝的把握。而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天下無雙,不過2016年玩起來卻也是不同於以往,不像2015年我中了一招重傷後,還是能夠速迅反擊取得整體優勢。回顧2016年,我依然滿持股內力全開,右手持招比較原則,左手捏訣兵分五路,用我過去百戰百勝的套路迎戰,奇怪的是有時候我佔了一點優勢,有時後對手佔了一點優勢,但我始終無法處於上風。整年下來我沒有嚴重失誤,出招沒有失序,但到了最後也只能打成平手。

 

傳說宮本武藏是個名滿天下的劍客,開創二刀流,天下無雙.....全天下只有一個對手-佐佐木小次郎。

佐佐木小次郎.jpg

 

投資的真義

聊完投資的結果,我們來聊聊"投資"本身吧。2015年的回顧中我提到當年影響我最大的投資書是《賣出的藝術》,作者為亞歷山大,這本書讓我明顯往上跳了一個層級。為什麼這本書如此出類拔萃,從書中最經典的一段話就可以看出.....在此之前,讓我們先回到前面35億故事的問題:到底有沒有一段話能說出這個故事的精隨呢?有的,其實剛好就是這段話,代表著《賣出的藝術》精神的這段話-"每當你進場時,你都必須有兩個目的:賺錢和成為一個更好的交易者。第一個目的,你可能做得到,也可能做不到,但第二個目的你一定必須做到。如果你不能從你的交易中學到東西,你就是在浪費你的時間和金錢。"

 

從這段話讓我們看出作者亞歷山大格局之大、心胸之廣,當大家都在短視近利看目前有多少獲利,他一開始就站在戰略上的最高點。如果要給投資老手一個中肯建議,通常我都會用這一段來進諫(那新手呢?我都直接勸退:股市很危險的,不要隨便進來),告訴對方的同時其實也是在自我提醒:如果我不能一直進步,那最後我頂多就是35億(咦?怎麼聽起來也不錯)。所以,亞歷山大已經是頂點了嗎?他的修為已經是去蕪存菁、化繁為簡的最後淬鍊嗎?很抱歉,雖然我一直推崇他,但我認為不是的。亞歷山大心態上已經無與倫比,他就像在站山之巔,將局勢看得一清二楚,雖然如此,內心始終還是有高低,有勝負。而投資真正的的終極心態,必須超越勝負,超越盈虧,一個人不是站在山之巔,而是和整座山融為一體。換句話說,投資的終極心態必須超越投資,要了解這個層面,必須引介一個故事,一個弓箭手的故事-

 

  有一個德國的哲學家叫海利格爾,他去到日本學習靜心。在日本,他們使用各種藉口來教靜心,弓箭術就是其中之一。海利格爾是一個完美的弓箭手,他百分之百地準確,從來沒有錯過目標,所以他去到一個師父那裡透過弓箭術來學習靜心,因為他已經精通它。

  經過了三年的學習,海利格爾開始覺得他是在浪費時間,師父一直堅持說“他”不應該射,他告訴海利格爾說:「讓那支箭自己離開,當你在瞄準目標的時候,你不應該在那裡,讓那支箭自己瞄準。」

  這是荒謬的,尤其是對一個西方人來講,它是絕對荒謬。你這是什麼意思?讓箭自己射?箭怎麼能夠自己射?他繼續射,從來沒有錯過目標。

  但是師父說:「那個目標根本就不是目標,“你”才是目標,我不是在看你有沒有射中目標,那時一種機械式的技巧,我在看你,看看你有沒有在那裡。以遊戲的心情來射!享受它,不要試圖去證明說你從來沒有錯過目標,不要試圖去證明自我,它已經存在,你已經存在,不需要去證明它,要很安然,而讓箭自己去射。」

  海利格爾無法瞭解,他一次又一次地嘗試,而且一次又一次地說:「如果我的瞄準是百分之百地準確,你為什麼不給我證書?」

  西方的頭腦一直都對最終的結果有興趣,而東方一直都對起點,而不是對終點有興趣。對東方的頭腦來講,終點是沒有用的,重要的是在起點,是在那個弓箭手身上,而不是在目標,所以那個師父說:「不行!」

  然後在完全失望的情況下,海利格爾要求師父准許他離開,他說:「那麼我必須離開,三年是很長的時間,而我並沒有得到什麼,你一直都說不行……而我還是一樣。」

  他要離開的那一天,他跑去跟師父說再見,當時師父正在教其他的門徒。那一天早上海利格爾沒有興趣,他要離開了,他已經放棄了整個計劃,所以他只是在那裡等師父忙完就要跟他道別,之後就離開了。

  坐在一張長椅上,他首度真正去看師父,三年以來的第一次,他真正去看師父,的確,他什麼事都沒有做,它就好像那支箭自己在射。師父並不嚴肅,他在玩,他在享受那個樂趣,沒有一個人在那裡對射中目標有興趣。

  自我總是目標導向,而樂趣並沒有要達到什麼目標,樂趣在於那個箭剛開始離開弓的時候。如果它射了,那是不經意的,如果它射中了目標,那是無關的,它是否射中或射不中並不是要點,但是當那支箭離開弓的時候,那個弓箭手應該去享受那個樂趣,不嚴肅。當你嚴肅的時候,你是緊張的,當你不嚴肅,你是放鬆的。當你放鬆的時候,“你”存在,但是當你緊張的時候,是“自我”存在,而“你”被遮蔽了。

  海利格爾首度真正地看……因為現在他已經沒有興趣了,現在那已經是不關他的事了,他已經放棄了這整個事情,他要離開了,所以也就沒有嚴肅的問題,他已經接受了他的失敗,所以已經沒有什麼事要被證明,他看著師父,他的眼睛首度沒有執著於目標。

  他看著師父,就好像那支箭自己從弓射出去一樣,師父只是給它能量,他並沒有在射,他什麼事都沒做,整個事情是不努力的。海利格爾看了,他終於第一次瞭解了。

  就好像被迷惑了一樣,他走到師父旁邊,將弓拿在他的手上,並且往後拉,師父說:「你達到了,這就是我三年來一直在告訴你的。」那支箭還沒有離開弓,但是師父說:「好了,目標已經達到了。」現在他在享受那個樂趣,他並不嚴肅,他並沒有指向目標。

  這就是差別:樂趣並不是目標導向的,它沒有目標,樂趣本身就是目標,是本身固有的價值,除了它之外沒有什麼東西存在,你享受它,就是這樣而已,它沒有什麼目的,你用它來玩,就是這樣而已。

  當一個弓箭手在射箭是為了好玩,他擁有他一切的技術。

  當你是為了好玩而射,你就不會有衝突,沒有“二”,沒有緊張,你的頭腦並沒有要到任何地方去,你的頭腦根本就是不動的,所以你是完整的,那麼那個技術就存在。

 

  -《莊子-空船》_奧修

 

這個故事非常深奧,一開始如果看不懂是正常的,必須非常用心去體會。一個人如果看懂這個故事,才能了解投資的真義。其實不只投資,這個故事也代表了人生的真義。

 

有雜誌週刊去追蹤那些故事的後續嗎?如果他們只是運氣好賺到錢呢?他們的方法真的經得起長時間的考驗嗎.....其實我更想問的是-賺了大錢後,他們的人生真的滿足了嗎?

 

(附註:以上圖片取自網路資源)

全站熱搜

Huoda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0) 人氣()